• <output id="i8u4y"><video id="i8u4y"></video></output>
    1. <mete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meter>
        <small id="i8u4y"><strong id="i8u4y"></strong></small><mark id="i8u4y"></mark>
          1. <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
            <code id="i8u4y"><object id="i8u4y"><noscript id="i8u4y"></noscript></object></code>
              1. <code id="i8u4y"><delect id="i8u4y"></delect></code>

                <va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var>
              2. <acronym id="i8u4y"></acronym>
              3. <sup id="i8u4y"></sup>
                <sup id="i8u4y"><menu id="i8u4y"></menu></sup>
                <li id="i8u4y"></li>

                首页??>??教授与研究??>??观点文章??

                许成钢?#20309;业?#33258;学生涯

                近几十年,世界承平日久,乐观的人们以为,个人命运可以握在自己手中。回头看来,在逝去的岁月里,个人命运是随时代起伏的,个人命运与时代有极强的关联。在跌宕起伏的大势中,经济学家群体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和个人选择,他们的经历和治学与国家时代命运又有着怎样的交织?
                澎湃新闻·请讲栏目推出“经济学家长访谈”系?#26657;?#35762;述中国经济学家个人成长、治学故事,以及大时代背景下的家国情怀。
                今天我们刊发的是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许成钢自学经历口述。

                ?#19994;?#33258;学是从幼年开始的。
                所谓自学,?#23548;?#26159;自己发?#27835;?#39064;,探索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在?#19968;?#26159;幼儿,看见任何东西?#23478;?#38382;为什么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就有意刺激?#39029;中?#22320;问问题,寻找对问题的理解,而不仅是答案。?#19994;?#29238;?#36164;?#19968;位物理学史家、科学史学家,?#19994;?#27597;?#36164;?#19968;位历史学家。
                记得刚懂事的时候,北京天文馆刚建成。父?#29366;?#25105;去天文馆,给我讲解宇宙、太阳系、地球的常识,为什么有白天、黑夜、日食、月食、钟摆(引力)等自然现象。他的讲解并不是专门给儿童做的?#26234;乘得鰨?#32780;是面对普通成年人?#30446;?#26222;,所以当时会有很多成年人跟着听。
                在日常生活里,父亲会不?#20064;?#25105;?#23383;?#30340;问题引?#20132;?#26412;?#30446;?#23398;问题上。天底下的小孩都会提问题,?#19994;?#29238;亲有意识地认真对待?#19994;?#38382;题,对?#19994;?#24110;助非常巨大。在幼儿园阶段,我曾问过他,为什么开车的时候人会向后仰倒?#35838;?#20160;么开车时,看到车外的东西都向后移动?他初?#20132;?#31572;之后,告诉我这是物理学最基本的问题,?#38498;?#20250;继续给我解释。
                我之所以现在还能记得提过这样的问题,是因为这?#38498;?#20182;不断根据?#19994;?#29702;解力,继续解释这个问题。到念完小学,他还在给我解释这个问题,使得我在小学阶?#25105;?#32463;知道这类问题与伽利略建立物理学的基础直接相关。这些刺激和教育是启发我自学的基础。
                我?#26377;?#23398;三年级开始,自发地比较系统的自学。那时中国刚开始生产晶体管,晶体管质量不稳定,就把劣等的产品放到市场?#19979;簦?#35768;多小孩买回来组装?#25214;?#26426;。多半小孩只关心做一个会出声的?#25214;?#26426;。我因为很小的时候就关心许多为什么的问题,所以在这个爱好的基础上,稍微进了一步,希望有更深入的理解,能自己设?#39057;?#23376;设备。当时,我所在的清华附中有无线电实验室。清华大学有些被打成右派的教师,不可以上大学讲台,被下放到清华附中的无线电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因为有兴趣弄明白电子技术的原理,于是我就开始自学与电子线路相关的书籍,试图设计简单的电子设备。但在念初中一年级时,在电子技术方面遇到了不懂的数学。?#19994;?#25968;学张老师(也是班主任)告诉我,那是高中才学的三角函数。出于对学习电子技术的迫切?#26657;?#25105;那时已经自学了一点高中的数学。
                ?#19994;?#21478;一部分自学是历史。我母?#36164;?#21382;史学家。我真正对历史感兴趣不是直?#21491;?#20026;父母说过什么,而是家庭环境让我容易接触到历史书籍、文献。记得小学高年级时看电影?#37117;?#21320;风云》,讲中日海战,非常轰动,孩子们?#24049;?#24863;兴趣。我在报纸上看到对这段历史的讨论,很关心这段历史到?#36164;?#24590;么回事。于是在暑假,刚看完那个电影,就跑到母亲所在的中科院近代史所(当时没有中国社科院)的图书馆,查原始资?#24076;?#32780;不是看教科书,希望弄明白这段历史的史实。 
                这是我一生第一次自学:自己摸索着学会使用图书馆,查卡片,了解图书馆资料是怎么分类存放的,如何查到一个一个文献或档案,再接着?#31243;?#25720;?#31995;?#26597;下一个,等等。读到了别人不知道的东西,讲给院子里和班里的孩子听,北京话叫吹牛,好不愉快。
                这种自学没有专门的目的,是?#30475;?#30340;好奇和好玩,好玩就是自学的最大动力。

                1957年,许成钢(右二)与父亲许良英、母亲王来棣和弟弟在北京展览馆。

                当然,成长在历史考古研究的环?#24120;?#26159;个自学的有利条件。在儿童时期,妈妈没?#24515;?#21147;照看我,有时候就把我带到办公室,我在那儿胡乱写写画画,所里的同事全认识我,所以我才能够去图书馆查资料。
                在“文革”以前,我在无线电方面的自学,与中学同学比,已经走得挺远了。除了学校的课程外,自己阅读书籍和刊物,了解无线电的?#25226;?#21160;态,不?#31995;?#35774;计各?#31258;?#22791;,有的设计实现了,多数只是空想而?#36873;?#30005;子设计是需要计算的。有了想法,想要实现先要画图,把相关的数据计算出来。我那时候设?#39057;?#19996;西?#38469;?#30005;子线路,因为对音响感兴趣,也学了一点声学。
                当时被打成右派的父亲被迫在农村?#25237;?#25913;造。劳改之余,?#37038;?#29233;因斯坦研究和编译爱因斯坦文集。与父亲的大量通信,启发我从初一开始自学物理和哲学。
                “文革”使得我对政治经济学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在“文革”期间,?#19994;?#24605;想受到的一个巨大冲击来自于一个辩论:什么是“文革”的性质?当时的官方说法是,“文革”是阶级斗争。但什么是阶级斗争?#35838;?#34987;这个挑战性的问题激励得如醉如痴,希望要弄明白,为什么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会产生出新阶级。从逻辑上,只有解决这个问题,才可能过渡到共产主义。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开始理论探索。在对政治经济学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自学了大量的马克思著作之后才意识到,在马克思主义里面,研究阶级和阶级起源的领域是政治经济学。这就是我自学政治经济学的起点。这个自学,并不是因为我要自学这门学问,或有任?#38382;?#20040;目的,只是因为我有问题想要解决。
                为了理解为什么社会主义中国会产生新阶级,除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探索,在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之前的一年,我主动去了农村,到了黑龙江的农场。但是,在“文革”那个时代,因为探索政治经济学,我在农村被打成了“反革命”,被迫停止了政治经济学的学习和探索。我以为大概一辈?#21491;?#21574;在那里,作为“反革命”?#37038;?#21171;改。

                1968年底,许成钢(后排左一)与下乡的同学去看?#21271;?#30340;同学。

                如果精神没有寄?#26657;?#20316;为“反革命”,活着还不如死。剩下的问题只是活着还是死去。如果活着,还能干什么对社会有意义的事?在求生的欲望和寻找精神寄托中,我?#19994;?#20102;一个缝隙,就是回到过去曾经着迷的电子工程上去。因为不涉及政治,而且对农场的工作和人们都有用。这个努力得到了允许。
                在那个残酷的时代,自学,成了我精神寄?#23567;?#25968;学物理中学到的规律美好而和?#24120;?#23545;?#19994;?#31934;神像是一种宗教。同时,?#19994;?#25216;术能力对?#19994;?#22788;境起了很大的改善作用。 
                我所在的机械化农场,有大量的技术问题需要解决。我有一些想法,希望以技术发明?#21019;?#24133;度提高效率。但实现这些想法,需要坚实的工程设计能力。为了系统地自学工程,我自学了高中到大学的数学、物理,电子工程、自动控制。经过一段时间自学,我把中国大学的教科书?#32423;?#23436;了,自认为都掌握了。但是理解水平仍然很?#20572;?#19981;能达到进行设?#39057;?#35201;求,无法实?#27835;业?#21457;明。
                有一次,我跟当时在同一个连队(村子)的同学王贞?#25945;?#21040;这件事情,他建议我去读国内影印的美国大学教科书。但我只念过初二,英文不?#23567;?#20182;说,英文很容易,建议我读已经懂得内容的英文的电子学教科书。因为已经知道内容,所以英文就变得很容易。之后,再去读没学过的电子学的教科书。?#19994;?#31532;一本英文教科书是《现代电子学》(Morden Electronics),美国1948年出版的大学二年级教科书。这本教科书的内容对我来说很?#24120;?#25152;以这一本书读完,我就可以用英文自学电子学了。除了自学《控制理论》、《模拟计算机》、《数字计算机》等之外,也?#35272;?#33521;文自学了数学、物理等。


                1976年,许成钢(左一)与马号的农民(在农场称老职工)合影。

                那些英文书籍?#38469;?#25105;母?#29366;?#21271;京寄来的。在监督?#25237;?#19979;,所有寄过来的东西?#23478;?#21382;经检查,确认无害再转给我。我给母亲的信,也需要交给他们读过,然后由他们寄走。他们看寄来的书有很多数学公式、电路图,等等,就不再限制。此外,我帮他们修理电子和电器设备,让他们很高兴。本来作为一个“反革命”被监督?#25237;?#26159;很残酷的,但是能够帮他们修理机器、解决难题,他们?#22836;?#26494;了对?#19994;?#31649;制。
                “文革”结束?#19968;?#24471;平?#30784;?#22312;?#25351;?#39640;?#38469;保?#25105;自认为我已经自学了两个不同领域的大学主要课程,不应?#32654;?#36153;时间读大学,因此没有参加高考。后来全国研究生?#38469;砸不指?#20102;,我考了工程方面的研究生。我原本更有兴趣考政治经济学,但我不愿意死记硬背官方的政治经济学标准解释。所以我宁愿考工程,因为数学、物理、工程?#30446;际裕?#26356;侧重的是?#27835;?#33021;力。
                在清华念工程研究生期间,我大量时间还是自学。我是第一个在清华大学机械系做计算机辅助设计(?#23548;?#19978;是有限元?#27835;?#21152;非线性规划的组?#24076;?#30340;研究生。而清华是国内最早做这方面工作的,所以没有人做过这方面工作,也没有相应的教学?#25165;擰?#25105;自己找来的最主要的文献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包括著作和刊物。当时?#19994;?#30740;究工作,主要是提出算法和把算法变成可以执行的软件,用来计算结构力学的问题。
                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清华很希望我留下来做博士论文。1981-1982年,新成立几年的中国社科院,组建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需要既懂政治经济学又能操作计算机的研究人员。我决定毕业后去中国社科院。虽然我对工程仍然有很大兴趣,但是兴趣远没有对经济学那么强。中国社科院新组建的这个研究所,一个研究室来自于经济所,是以前研究投入产出的学者。代表人物乌家培,是这个新组建所的第一任所长。另一个研究室来自工业经济研究所,朱镕基就是那个研究?#19994;模?#26159;从工经所过来的。后来他被调到经委(注:国家经济委员会)去了,但他一直带研究生。他在我们所的研究生是楼继伟。还有一个研究室是从科学院综合考察委员会过来的。在组建期间,杨小凯曾经是我们所的同事。
                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这个名字是从苏联来的。所谓数量经济,是为计划经济服务的,所谓的投入产出,是从计划经济里衍生出来的一个学科。所谓技术经济,也是苏联的概念。在苏联的计划经济制度下,任何大的工程项目,在计划期间,?#23478;?#36827;行成本效益?#27835;觥?#33487;联把成本效益?#27835;?#21483;技术经济学。所以,组建这个研究所时,所里学术比较强的人,很多是留苏背景的。即便不是留苏,使用的方法和思考的角度也是从苏联学来的。
                这个研究所里能读英文文献的人很少,我是那里极少能主要?#35272;?#33521;文文献工作的人,?#23548;?#36825;也是个自学过程。 
                1984年,哈佛燕京学社来国内挑选哈佛大学的访问学者。国内的候选人来自中国社科院、北大、?#21561;?#23665;东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等。我被所和中国社科院选为候选人。哈佛燕京学社通过面试,平均从每三四个候选人中挑一人,资助去哈佛访问。那年的面试官是哈佛燕京学社的副社长?#32431;耍‥dward Becker)。他对?#19994;?#32463;历很感兴趣。到美国?#38498;螅?#20182;们对我说,你还年轻,如果愿意念博士学位,他们提供奖学金。哈佛燕京学社是个独立的基金会,需要我自己申请,申请到任何顶尖学校他们都出钱。我申请了六所学校,得到芝加哥大学和哈佛大学的?#26082; ?#25105;最后决定到哈佛。
                在申请进入博士班的时候,我计划的研究题目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技术创新。计划使用的研究方法与格瑞里克斯(Zvi Griliches)的工作密切相关。我已经做了些工作,发表在数量所的?#21448;?#19978;。在申请博士的时候,我说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创新面临很大的挑战。因为制度不同,许多在市场制度下发展的理论模型不能简单应用。我并不知道,当时哈佛经济系的系主?#25569;?#26159;格瑞里克斯。?#19994;?#30003;请得到了他本人的回信,他说非常高兴?#19994;?#21704;佛?#37038;?#36825;个研究。格瑞里克斯是创新经济学最重要的奠基人,人们都认定他要得?#24403;?#23572;奖,很多他的学生都得了?#24403;?#23572;奖,但是他去世早了一点,没有得到?#21040;薄?br /> 我原来想从经济计量学的角度,研究为什么计划经济在创新方面很差。进入哈佛后,听了马斯金(Eric Maskin)(2007年?#24403;?#23572;奖得主)讨论激励机?#39057;?#35838;程改变了?#19994;?#20852;趣。我发现研究与激励机制相关的制度问题,是我真正从来都想干的事,只是过去没有?#19994;?#29702;论的切入点。
                一方面,?#19994;?#20852;趣似乎不断改变。另一方面,我兴趣的最基本的内涵一直没变。不断在变的是具体内容,但?#20146;?#37324;的基本问题一直没变。创新与制度的问题我关心了一辈子,现在仍然是?#19994;?#20852;趣所在。我在长江商学院?#37096;?#36824;讲这个。
                我?#38498;?#22810;东西有兴趣,我现在研究人工智能,我不可能成为人工智能的专家,但?#19994;?#30693;识背景和?#19994;?#20852;趣,决定了我乐于比较扎实地掌握人工智能一些最基本的内容,知道它是怎么样发展过来的,用什么办法,能解决什么问题。我现在和这方面的专家在?#29486;鰨?#20570;?#23548;?#30340;人工智能应用工作。我们?#36824;?#35752;论人工智能的影响,还用人工智能技术做一点技术研究工作。
                在多数人的概念中,学生应该是学校教出来的,自学是很少的人能做好的。但如果我们讨论的不仅仅是学生,还包括研究工作者,那么,所有好的研究工作者的研究能力都来自于自学。因为任何研究?#21450;?#25324;自学的过程。一个人能不能自学,决定了这个人能不能做研究。任何必须有人教的人永远不会做研究。
                做研究一点不稀奇,也不少见,小孩子都可以做,任何人都可以做。专业的,业余的,都可以做。大量的发现、发明、创造是业余的人做的。当然,作为职业,现在通常是通过上课学习、?#38469;裕?#30452;到拿到了博士资格之后,才开始研究。但人完全不需要局限于这个?#38382;?#21644;阶段。要创造机会,让孩子?#26377;?#23601;自学,但国内教育方式是灌输式的,可?#38498;?#26089;就训练一些?#35760;桑?#20294;许多最重要的能力,?#23545;?#36229;出训练得到的?#35760;傘?#32780;且,几乎所有可以训练的?#35760;桑?#26089;晚一天会被人工智能超过。但是,任何人,掌握了超出训练得到的能力,人工智能就追不上了。
                犹太人可能是出人才最多的族群。他们的教育是要孩子?#26377;?#23601;要学会挑战,甚至连念经书?#23478;?#25361;战。他们父?#21448;?#38388;,师生之间都不是服从的关系。小孩子从学校回家,父亲往往会问,今天你问了老师什么问题?你挑战老师了没?#26657;?#20182;们?#26377;?#25945;的是挑战。如果强调服从,人不可能有什?#21019;?#36896;力。这?#27835;?#38382;题、挑战的精神,是自学和探索的起点,也是动力。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阅读

                学院新闻

                更多
                山西11选5遗漏号

              4. <output id="i8u4y"><video id="i8u4y"></video></output>
                1. <mete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meter>
                    <small id="i8u4y"><strong id="i8u4y"></strong></small><mark id="i8u4y"></mark>
                      1. <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
                        <code id="i8u4y"><object id="i8u4y"><noscript id="i8u4y"></noscript></object></code>
                          1. <code id="i8u4y"><delect id="i8u4y"></delect></code>

                            <va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var>
                          2. <acronym id="i8u4y"></acronym>
                          3. <sup id="i8u4y"></sup>
                            <sup id="i8u4y"><menu id="i8u4y"></menu></sup>
                            <li id="i8u4y"></li>

                          4. <output id="i8u4y"><video id="i8u4y"></video></output>
                            1. <mete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meter>
                                <small id="i8u4y"><strong id="i8u4y"></strong></small><mark id="i8u4y"></mark>
                                  1. <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
                                    <code id="i8u4y"><object id="i8u4y"><noscript id="i8u4y"></noscript></object></code>
                                      1. <code id="i8u4y"><delect id="i8u4y"></delect></code>

                                        <va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var>
                                      2. <acronym id="i8u4y"></acronym>
                                      3. <sup id="i8u4y"></sup>
                                        <sup id="i8u4y"><menu id="i8u4y"></menu></sup>
                                        <li id="i8u4y"></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