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i8u4y"><video id="i8u4y"></video></output>
    1. <mete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meter>
        <small id="i8u4y"><strong id="i8u4y"></strong></small><mark id="i8u4y"></mark>
          1. <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
            <code id="i8u4y"><object id="i8u4y"><noscript id="i8u4y"></noscript></object></code>
              1. <code id="i8u4y"><delect id="i8u4y"></delect></code>

                <va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var>
              2. <acronym id="i8u4y"></acronym>
              3. <sup id="i8u4y"></sup>
                <sup id="i8u4y"><menu id="i8u4y"></menu></sup>
                <li id="i8u4y"></li>

                首頁??>??教授與研究??>??觀點文章??

                劉勁:如何尋找需求?

                需求的三駕馬車

                在任何一個經濟體里,供給等于需求。用通俗的話說,就是生產出來的東西都得派上用場。比如說我們的經濟只生產燒餅,生產多少是供給,消耗掉的是需求。自己吃的是消費,賣給外國人的是出口(為簡單起見,先不考慮進口),留下以后吃的是投資。我們的供給正好等于消費、(凈)出口、投資的總和。

                從長期來看,我們的經濟要增長,我們制造燒餅的能力就必須不斷加強,這是供給側的因素。但如果我們自己吃不了或者外國人不進口了,我們制造的能力再強,也無法提高供給,因為沒有需求。當然我們可以義無反顧地持續制造,但結果就是燒餅存貨大量積壓。解決的辦法只有兩個:要不明年只吃存貨,不做新鮮燒餅了,但這樣明年的GDP就會下降;要不把存貨倒掉,這樣雖然能保持生產和就業,但我們的財富(對燒餅的投資)會大幅縮水。所以,需求和供給對經濟的貢獻同等重要。沒有市場的需求,我們的產能就沒有意義。

                需求是由什么決定的?財富。在市場經濟里,任何有財富的人或機構都可以產生需求。需求的背后就是客戶,真正的客戶必需有錢。從大類上講,客戶無外乎老百姓、企業、政府、外國人。其中,老百姓和外國人的需求是剛需,是所謂終端消費。企業的作用是生產和擴大再生產(投資)。由于企業生產的產品最后還是要賣到老百姓和外國人手里,所以企業的終端需求只是生產資本的積累(投資)。政府的需求有消費需求、投資需求和轉移支付(一般是把錢從富人那里轉移到窮人那里)。由于轉移支付只是個中間過程,所以政府的終端需求實際只有政府的消費和投資。加總起來,我們就又回到了需求的所謂三駕馬車:老百姓和政府的消費、企業和政府的投資、凈出口。

                市場是為人民服務的最好機制

                由于需求的核心是購買商品或服務的沖動,它的量就和消費者的使用需要、財富以及產品的價格有關。使用需要可以是剛需,例如吃喝拉撒睡、住房、交通、小孩子的教育、老年人的保健,等等;也可以是富裕以后人的需求,如旅游、奢侈品等。價格是調節供需關系的核心因素,一般來講,什么東西價格高了,供給就會增加,需求就會下降,反之亦然。同樣,價格也會隨著供需的力量對比波動。

                在什么情況下需求會出問題?我們說需求本身是沒有問題的,需求就是需求,我們肚子不餓自然就沒有吃飯的需求,肚子不餓不吃飯不是個壞事。問題只能出在供給和需求的匹配上。如果我們給一群老人修一個幼兒園,自然沒有人用,這個供給就沒有需求,這是因為沒有使用需求。同樣,如果我們到農村開個4S店賣奔馳寶馬,自然沒有客戶,這個店就是白開了。但如果我們進行大甩賣,降價50%,所有的車很快就能賣掉,供需就能平衡。這是因為我們產品的價格和消費者的購買力必須匹配。

                所以,解決供需問題的關鍵在我們能清楚地知道老百姓、政府、外國人到底有哪些使用需求,他們購買力有多大。如果我們有14億客戶,每個客戶有200種使用需求,每種需求有高中低三種價位,我們就一共有8400億個不同的需求。要把這些需求都弄清楚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如果我們過分自信,覺得用一家公司(或者國家)就能弄清楚所有的需求,所有的生產都按一個從上而下的計劃來做,我們獲得的結果就是制造出來的東西賣不出去,老百姓需要的東西又緊缺,最后變成一個貧窮落后的國家。改革前的中國、前蘇聯、古巴、北韓都是這個模式。大家努不努力是一回事,但現象背后的邏輯其實很簡單。

                如果從上而下的計劃不行,那如何來判斷這么龐大復雜的需求矩陣呢?目前看來,唯一的辦法是通過去中心化,讓很多很多的公司去各自服務需求矩陣中一個局部。這些公司可以通過調研知道大家到底需要什么。但調研費時費力,成本很高,最有效最重要最廉價的信息實際是商品價格:價格高了,公司就知道需求相對于供給在增長,是擴充產能的時候了,反之亦然。這就是市場經濟,我們中國人手里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財富都是在引入市場經濟后才創造出來的。市場的一個作用是讓我們比較清晰地發現老百姓的需求是什么。市場是為人民服務最有效的機制。計劃經濟的問題是不知道人民到底需要什么。

                需求低迷的最重要因素是收入太低

                在市場經濟的體制下,需求需不需要管理?一般情況下不需要,因為供給和需求是平衡的,供給為需求而產生。那為什么很多人說我們有內需不足的問題?之所以說內需不足,實際是有的供給并沒有對應的需求。那沒有需求的話,為什么還會有供給?最重要的原因是投資。無論是企業還是政府,投資的目的都是為了服務未來的需求。未來的需求和現在的需求不一樣,有一個判斷的問題,決策者得根據情況判斷未來的需求在哪里。看看我國目前GDP的組成情況,消費占50%,投資占45%左右,凈出口不到5%。45%的投資是個很高的比例,在發達國家這個比例不到一半。這么高的投資比例說明我們在做判斷時有一個假定條件,就是未來的消費增長會非常快以至于能消耗掉這些快速增長的產能。這個假定條件顯然不成立。過去增長很快的一塊是凈出口,但西方發達國家早已把手里的信用卡都刷爆了。外國人靠不住,那么就只剩下內需。如果中國經濟要回到一個可持續增長的路上,消費的比重要從GDP的50%增長到至少70%以上。如果這種轉型需要十年時間,每年消費的增長就得超過GDP整體增長將近四個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如果GDP每年增速是6%,消費的增長就得是10%,是一個很高的速度。今后經濟要增長,必須用消費拉動。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是中國老百姓為什么不消費?

                中國老百姓確實由于各種原因比外國人更喜歡儲蓄。但消費不足的最重要原因其實不是儲蓄,而是老百姓的收入不足。縱觀世界各國,消費的增長和收入的增長幾乎是同步的,我們國家也不例外。近些年來,我國人均GDP的增速遠高于人均收入的增速:從03年到17年,人均GDP增長了四倍,但人均收入卻只增長了兩倍多一點,結果是私人消費在經濟中的占比不是上升了,而是下降了。多出來的財富越來越多地積累到了政府和企業的手中。而企業和政府能做的事情就是投資。老百姓沒有錢,怎么消費呢?加上高房價,對其它形式的消費更是雪上加霜的產生擠壓效應:錢都拿去買房了,就沒有剩余買其它東西。所以,增加消費就必須增加老百姓的收入。

                財富再平衡是增加收入的必經之路

                如何增加老百姓的收入?除了經濟的整體增長外,只能是從企業和政府向老百姓讓利。減低個人所得稅是個很好的開始,但要想減稅的錢從哪里來?如果不是從企業或政府那里拿,就只能靠增加國家的債務。這種減稅不會有明顯的效果,因為國家的債務也是從老百姓那里借來的,等于老百姓自己借錢給自己。這就像武俠小說里寫的哪位大俠跳到空中后,把右腳往左腳上一踩,又憑空拔高一丈,不符合物理原理。所以錢只能是從企業和政府那里拿。中國需要的是一個財富的再平衡。

                應該說,中國所有的企業(包括民企和國企),以及政府(包括中央和地方政府),都需要參與到這種財富再平衡的過程中來。一個生態體系,可以有老虎、羚羊、青草。老虎太多,羚羊就會絕跡;羚羊太多,草會被吃光,最后讓羚羊和老虎也都餓死。所以為了整個生態系統的健康,老虎的生存基礎是羚羊,所以要保護羚羊;羚羊的生存基礎是青草,所以要保護青草。濃郁的青草是整個生態系統健康的最根本條件。老百姓的消費就是經濟體系的青草。只有老百姓有錢了,才能消費,企業才能賺錢,政府才能收稅。老百姓沒有錢,企業的產能再大,也無法開工,也就沒有利潤,政府也就沒了稅收來源。因此,無論是企業還是政府,哪怕為了自身的利益,也應該想方設法讓老百姓富起來。我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最需要追趕的目標就是美國了。美國老百姓收入和消費各占GDP的70%,但支撐了全球最大的股市、最大的債市、最大的房地產市場、最強的軍隊,和超一流的科研力量。其成功說明了藏富于民是個多贏的策略。我國政府和企業掌握了50%的經濟資源,頭太重腳太輕,自然是發展的最大瓶頸。

                國有企業在這個貧富再平衡的過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里倒不是說國有企業有多少財富能拿來分給老百姓——國有企業確實有大量的資產,有統計說有一百多萬億——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國有企業的效率低,所以為了維持國有企業,老百姓不得不每年向它們大量輸血。這種利益輸送主要有兩個途徑:一個是通過以銀行為中心的國有金融體系,通過對利率的管制,銀行從老百姓那里以低成本獲得儲蓄,然后再優先以低于市場的成本貸款給國有企業。國有企業可以把錢拿來經營,也可以直接把錢拿去到市場上去做理財就能賺錢。這種盈利模式顯然并沒有價值創造,是尋租式行為。第二個方式是以市場的準入限制來對國企進行政策傾斜。國企可以干所有的事情,民企只能干其中的一部分。準入限制降低了行業的競爭力度,國企得以壟斷,民企失去了機會,給老百姓帶來的是更高的價格和更差的服務。怎樣才能停止這種利益輸送,讓老百姓有更高的財產性收入?國企通過改革提高效率是關鍵。如果沒有效率的提高,國企沒有持續的供血就無法維繼。由于國企的總量巨大,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國企改革的成敗是中國今后經濟成敗的勝負手。

                財富再平衡的合理方式是轉移支付,刺激基建起到阻礙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財富再平衡的過程中,供給和需求的匹配必須是一個核心的考量。老百姓的需求是多維的:飲食、服裝、住房、教育、醫療、交通、娛樂、政府服務等。為了簡單起見,我們假設老百姓只有兩種需求,教育和住房。個稅減少后,大家手里有錢了,并不是在兩種維度上都會有同樣的需求。比如他們很可能需要更多更好的教育,但因為已經買了房子,可能對住房就并沒有更高的需求,那么正確的辦法就是減少對住房的投資,用省下來的錢來充當對減稅的資金來源,這樣在不增加債務的情況下可以促進財富再平衡。 如果錯誤地把錢從教育里拿,結果就是需求增加了但供給卻減少了,就會引起價格的虛漲而老百姓卻沒有得到實際的好處。從整體上看,中國正處于人均九千美金GDP的階段,社會整體需求的方向是教育、醫療、養老、文化娛樂、旅游、金融服務等以人為核心的軟件投入,而不是基礎建設、房地產等這類硬件的再投資。所以從行業上講,政府為刺激經濟對硬件的加大投資對財富再平衡實際有負面效應。我們現在經濟的一個主要矛盾是軟件和硬件的不匹配,硬件相對太多,軟件相對太少。不把這個弄清楚,經濟只能越來越走形。

                如果對基礎建設增大投資是促進內需的錯誤方式,什么是更好的方式呢?實際很簡單,減稅、增加轉移支付就可以了。老百姓有了錢自然會去買他們需要的東西,需求就會產生,供給不足的話,價格就會上漲;企業看到價格上漲帶來的盈利機會,自然會擴大老百姓需要的產能,給老百姓帶來更好的教育、醫療、養老等等服務。有人可能會說,基礎建設投資我們進行了幾十年,效果不是很好嗎?再說,就人均的基礎設施資產上看,中國仍然遠低于美國,空間不是很大嗎?第一種想法之所以錯誤是因為我們以前的高投資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服務出口,但目前國際需求已然到頂,美國發動的貿易戰就是一個例證。第二種想法的錯誤之處在于沒有考慮到平衡在經濟健康中起到的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是發展中國家,美國是發達國家,我們各方面的人均匹配都低于美國。光拿出基礎設施來比較的話,得出的結論一定是錯誤的。這就像一個中等收入的人如果得到一筆財富,變成一個更富有的人,他應該用增加的財富來提高生活質量的方方面面,比如飲食、住房、教育、醫療等等。這樣可以讓他的幸福指數最大化。如果他不吃不喝把錢都用來買輛法拉利過一下當富人的癮顯然是非常愚蠢的。有了錢,車也可以好一點,但不能把錢都花到車上。那么誰來判斷他最需要什么?當然是老百姓自己。有誰比老百姓自己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需求呢?如果我們想讓老百姓過得更好一點,給他錢就可以了。我們直接買一輛法拉利送個他,他賣也賣不掉 --- 這種做法,肯定是吃力不討好。

                高端消費也是消費,也需要鼓勵

                消費的另一個層面是所謂“高端消費”。根據福布斯的統計世界以美元計的百萬富翁中國有兩百多萬人,在世界上排第二,僅次于美國。如果考慮中國在國際上較低的物價水平以及統計上的疏漏,中國有高端消費能力的人應該是在千萬的數量級。這些人的消費也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但他們的消費和普通中產階級很不一樣,他們對產品的質量要求會非常高,種類也不盡相同。普通的中產階級有了多余的收入,可能會改善一些生活的基本需求;這些富裕階層可能是買奢侈品,打高爾夫球,到國外旅游。這些需求聽起來好像和我們勤儉節約的傳統美德不符,所以無論是政府和社會都時不時會對這些消費行為進行打壓。但如果我們不提供這些需求的供給就只有兩種可能會發生:或者這些高端消費需求被遏制住了,這些財富變成了投資,繼續扭曲經濟的合理結構;或者這些富裕階層到國外去完成他們的消費,用他們的需求拉動其它國家的經濟增長了。

                由于我國的教育資源有限、體制落后、質量欠佳,大量的家庭把孩子們送到國外留學。很多家庭甚至在孩子上中學時就送孩子們出國。在2017年,世界上18%的留學生來自中國,光在美國就有35萬的中國留學生,澳大利亞有11萬,英國有9萬,日本有7.5萬。如果每個留學生每年平均花兩萬美元,這就是個上百億美金的市場。我們可以試想,如果我們放開對教育行業的管制,允許國內國際教育機構借鑒國際經驗、在國內設立更多的國際一流的學校,這些需求不就能拉動我們自己的經濟增長嗎?即使在國家內陸有意識形態上的考量不愿意放開,是不是可以在最大的經濟特區海南島徹底放開呢?

                再拿旅游來說。我國每年有上億人出國旅游。和其它國家不同的是我國的旅游者人均消費是世界最高的,每次出國三千多美金。所以,國際旅游是個四千億美金的市場。看看我國旅游者購買的東西不難看出他們買的大多數東西都是所謂奢侈品,比如高檔化妝品、保健品、箱包、服裝等。之所以這么能買不是因為他們比外國人有錢,而是因為關稅使這些奢侈品的價格在國外大大地低于國內。那么,這里的問題是為什么我們非要逼老百姓到國外消費呢?如果我們減低或取消關稅,這些購物行為不就發生在國內了嗎?老百姓到國外開眼界當然是個好事,但不見得非得讓他大包小包地買東西吧?

                最后我們再看看高爾夫。這是個國際流行的體育運動,是個很大的產業。高爾夫與其它運動有很大的不同:其一,它是一個真正老少皆宜的運動,十歲就可以開始打,一直到八十歲。其二,它的成本高,要買球具、設備,很多球場還有球童的服務。一個高爾夫愛好者每年可能有幾千到十幾萬元的花銷,一個球場可以提供幾百個就業崗位。美國人口是中國的四分之一,但有一萬五千個球場。我國只有幾百個,跟韓國差不多。我國高爾夫發展不起來是因為政策的限制。政府不支持高爾夫的發展,不批準高爾夫球場的建設,于是球場就很少,價格就很貴,真正變成了一種超高端消費。在美國的公共球場打一場球經常是二十美元球費,對中產階級不是個問題,在我國沒有一百美金下不來。由于需求大,供給又少的可憐,于是經常有人鋌而走險違規建設球場,被發現后又再推掉,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這里的問題是,要拉動內需,我們也得讓這種高端消費有它合法合規的渠道。如果不給這些喜歡打高爾夫球的高收入階層提供一個健康的渠道,這些人的消費如何提高呢?再多吃一頓飯,多買一件衣服恐怕并不是他們所需要的。把錢都去買煙抽買茅臺酒喝了更是有損健康。如果他們也不消費,那就又只能投資基建了。

                以上只是幾個例子,想說明的是消費需求和基建投資是兩種思維。基建是可以像野戰軍將軍一樣拿著地圖布置任務,消費需求來的瑣碎,東一點西一點,這兒幾百億哪兒幾百億,但加起來是個龐大的數字。如果我們用自上而下的老眼光,拿個再大的地圖,恐怕也找不到這些需求。但你換種方式,放松管制,老百姓自己會用市場的手段告訴你很多很多的沒有滿足的需求。

                結語

                我國的經濟結構有很嚴重的供需匹配問題。老百姓的消費不足有兩個原因:中產階級的收入增長大大低于GDP增速,高端消費的渠道不暢。因此,我國內需的提振需要一個財富的再平衡,企業、政府向老百姓讓利。國有企業的效率提升是關鍵。另一方面,高端消費也是需求,一樣需要鼓勵。我國從投資驅動到消費驅動轉變的核心問題是觀念的轉變。需求來自老百姓,不是政府;老百姓自己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們有了更高的收入,自然會告訴市場他們的需求有哪些,而我們只要讓市場正常運轉,供給一定會產生,然后經濟就發展了。因為無論如何,需求等于供給。

                 文章來源:《財新網》 

                相關閱讀

                學院新聞

                更多
                山西11选5遗漏号

              4. <output id="i8u4y"><video id="i8u4y"></video></output>
                1. <mete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meter>
                    <small id="i8u4y"><strong id="i8u4y"></strong></small><mark id="i8u4y"></mark>
                      1. <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
                        <code id="i8u4y"><object id="i8u4y"><noscript id="i8u4y"></noscript></object></code>
                          1. <code id="i8u4y"><delect id="i8u4y"></delect></code>

                            <va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var>
                          2. <acronym id="i8u4y"></acronym>
                          3. <sup id="i8u4y"></sup>
                            <sup id="i8u4y"><menu id="i8u4y"></menu></sup>
                            <li id="i8u4y"></li>

                          4. <output id="i8u4y"><video id="i8u4y"></video></output>
                            1. <mete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meter>
                                <small id="i8u4y"><strong id="i8u4y"></strong></small><mark id="i8u4y"></mark>
                                  1. <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label id="i8u4y"><tr id="i8u4y"></tr></label>
                                    <code id="i8u4y"><object id="i8u4y"><noscript id="i8u4y"></noscript></object></code>
                                      1. <code id="i8u4y"><delect id="i8u4y"></delect></code>

                                        <var id="i8u4y"><object id="i8u4y"></object></var>
                                      2. <acronym id="i8u4y"></acronym>
                                      3. <sup id="i8u4y"></sup>
                                        <sup id="i8u4y"><menu id="i8u4y"></menu></sup>
                                        <li id="i8u4y"></li>